【韩叶】别那么骄傲(叶修车祸魂穿梗,长篇)


  第十五章


  


  韩妈妈把把饺子馅端了出来,韩文清则站在桌面撸起袖子开始干活。叶修和韩妈妈围着他一个人坐一边,洗过手后就开始包饺子。


  “小修啊。”


  “嗯……嗯?”叶修被这个称呼弄得一愣,才反应过来这好像是在叫他。他一抬头,就看见韩妈妈对他笑得十分亲切。


  “你来我们家,就把这儿当成自己家呆,千万别客气。”她说着斜睨了一眼一边的韩文清,又说道,“我们家文清平时还多亏了你照顾了。”


  “……其实是队长照顾我才对……”叶修面对长辈时还是比较收敛的,闻言不禁一阵干笑。照顾韩文清?他有什么天大的能耐能去照顾韩文清?


  “就他那个样子,能照顾谁啊!”韩妈妈明显不信,附身上前和叶修嘀咕道,“你是不知道,当年他为了打游戏……哎呦那真是的,饭不吃觉不睡的。有一次我和他爸半夜看见客厅里亮着灯还以为家里进小偷了呢,下了我们一大跳!摸黑开门才看见是他就坐在那打游戏。你说说就他这样能照顾谁?还有啊——”


  这是越说越不像话了!韩文清把刚擀好的一张饺子皮啪得一声甩在案板上,皱着眉头面带不满地叫道,“妈!”


  “诶诶诶行行行,知道啦,儿子大了由不得娘了!”韩妈妈说。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韩文清哭笑不得,刚想再说点什么,却看见韩妈妈已经搁下了这茬,转而对着坐在沙发上的韩爸爸喊道,“老韩啊!赶快过来!我们三个人在这忙活你搁那干嘛呢?等着吃现成的是不是?”


  “……”


  于是韩爸爸放下手头的报纸,一言不发地走过来跟着包饺子了。一边的叶修看得有点目瞪口呆,这真的是……


  叶修原来在家里可没有这么热闹的时候,他妈妈在家里永远都是一丝不苟的,行为也是斯文至极,叶修从小到大就没见过她大声说话的时候。而且他的父母年关将至可不会这么安分地呆在家里,叶家在京城里也算是拿得出手的大家,这天南地北的哪里不需要交际。自从懂事起,家里过年的时候就只有他和叶秋两个人,两个人拿一副扑克牌,抽王八能玩一晚上,饿了的话还有保姆包好了冻在冰箱里的饺子,直接拿出来煮了吃。


  叶修看了看手上白白的一团。他现在是能很熟练地包饺子了,但是就这看起来简简单单的动作,还是他离家出走后陶轩教他的。


  手上又一个饺子成了型,白面里裹了猪肉白菜的馅料,鼓鼓囊囊的。叶修看着看着,突然笑了起来。


  


  他们一边说话一边包饺子,没过多久就包好了,韩妈妈端着饺子进厨房去煮。


  韩文清这时候终于能坐下来休息一会儿了,便直接坐在了叶修旁边。叶修看了他两眼,笑着说道,“队长的妈妈真是年轻,我真是下不了口叫阿姨,还是叫姐姐吧。”


  韩文清盯着他看了两眼,伸手把一手的面都揉在了叶修头上。结果韩妈妈这时候恰巧回头一看,立刻挑眉叉腰举着大勺斥责道,“韩文清你别老欺负别人!人家小修是老实孩子,你这么欺负人家亏不亏心啊!”她说着又对着韩爸爸说道,“老韩你也管管你儿子!”


  韩爸爸正坐在餐桌上剥蒜呢,闻言“嗯”了一声,抬起头,警告地看了韩文清一眼,然后又把头低了下去。


  韩文清:“……”


  这他妈……


  韩文清听见身边的叶修“噗”地一声,身子都笑得都有些抽搐。韩文清瞪了他一眼,叶修见状连忙把笑憋好,站起身去厨房帮韩妈妈的忙了。留下韩文清坐在餐桌旁边,想要捂住脸,却发现自己现在还是满手的白面,于是只好起身去洗手。他站在厕所的洗手台前,水哗啦啦地流淌着。


  韩文清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那个人好像有点生气又有点想笑,这两种情感交织在一起,弄得五官都纠结了起来。



  饺子在沸水里三沉三浮就算是好了。叶修帮着韩妈妈把饺子端上桌,结果刚坐下那才煮好的一盘饺子就被韩妈妈放到了他的面前。


  “小修啊,吃完这一盘就是你今天的任务。”韩妈妈的笑容在这时候就显得有些诡异了。


  叶修看了看自己面前的那一大盘,觉得少说也得二十多个,于是弱弱地举手挣扎道,“这些有点太多了……”


  “吃不完?那可不行!”韩妈妈一下子板起了脸,“吃不完家法伺候!”


  叶修:“……”


  于是等韩妈妈又转身回去厨房的时候,叶修小声地问韩文清,“你们家家法是什么?”


  韩文清干咳了一声,带着点窘迫说道,“拔网线。”


  叶修沉默,这还真是个直接方便且有针对性的惩罚措施啊。他看了看面前的饺子,觉得自己的食量应该是不足以驾驭的,正准备向韩文清求救,就看见韩妈妈又托着两盘饺子放到了韩文清面前,笑眯眯地说道,“文清啊……”


  韩文清连忙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于是她又温柔地笑了起来,像是拍小孩子那样拍了拍韩文清的头,“明白就好。”


  一边的叶修看了看自己面前的一盘,又看了看韩文清面前的两盘,默默地拿起了筷子。


  


  谁想到最后没吃完的却是韩文清,他面前盘子里零星的三四个饺子就孤零零地剩在那,本人却已经一言不发地下桌了,于是韩妈妈颇为兴高采烈地去把网线拔了下来。叶修那个春节活动已经告一段落,所以也没有什么难过的感觉。但是他看着韩文清,却觉得他是故意剩下的那几个饺子。


  他再一算却突然发现韩文清已经快要二十七岁。这个年龄的人一旦回到家中,那些年少时的意气风发不可一世就会立刻被洗的一干二净,转而开始包容曾经包容自己的父母。自己已经陪不了父母太久了,他们心中已经隐隐浮起了这个想法。


  “在想什么?”


  叶修侧头看过去,就看见韩文清端着一盘水果坐在了他的身边。他们两个现在坐在沙发上,餐桌那边,韩家父母已经开始把餐桌上的碗筷收拾下去。叶修刚想起来去帮忙,却被韩文清按住了胳膊。


  “我刚被赶回来。”他对叶修说。叶修往厨房那边望去,一直沉默寡言的韩爸爸正站在洗碗池面前洗碗,而韩妈妈则站在他身边,笑着对他说些什么。


  叶修突然感觉有点羡慕,“你爸爸妈妈感情真好。”


  韩文清也转头看了看厨房,眼神放柔了些。“他们感情一直都很好。”他说。


  叶修闻言又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他的父母当年据说也是因为爱情才结婚的,但是积年累月下来那些爱意估计已经被磨得差不多了,叶修以前所见的他们之间的相处模式,也不过就是相敬如宾,甚至因为繁忙的事务彼此长久不见还带上了点生疏。而韩家父母这样的相处模式,让他处了新奇以外,心中也不由自主地流过了阵阵暖流。


  这大概就是爱情吧。


  


  春节晚会是国人除夕夜必备的娱乐项目,叶修他们四个人一早就坐在了沙发上。而等片头曲过后,叶修就开始透过摄像头扫过的人群开始找熟悉的人脸。


  叶修的爷爷是曾当权的,虽说现在退居二线,但一提起来也会让人忍不住想敬礼,往年春节晚会的时候当然也是首批获邀的对象。但是这次叶修顺着镜头看来看去,却怎么都看不见。明明隔壁的李爷爷,对门的张爷爷,斜对面的王奶奶……他都看见了,但是就只有自己爷爷,摄像头扫来扫去却都没个影子。


  是有事没去,还是发生什么事了?


  叶修忍不住有些担心了。


  


  ——待续——


       我觉得这文要是想虐起来是可以很虐的……


评论(48)
热度(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