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别那么骄傲(叶修车祸魂穿梗,长篇)

  第十六章


  


  叶修的爷爷今年已经八十几岁,在叶修记忆中一向身子硬朗。叶修的奶奶去世的早,老人一人在家孤单,就总是喜欢凑些热闹,因此春晚几乎肯定会出席。但是这次春晚却见不到叶老爷子的人影,这怎么能让叶修不担心。


  但是他想了想,却又觉得说不定只是有事情耽搁了,毕竟这样的情况在以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于是便暂且安下了心。


  韩家父母睡觉的时间早,十点一过就双双回房睡觉了,只剩下韩文清和叶修两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叶修看起来双眼紧紧地盯着电视不放,实际上心思早就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他转头一看韩文清,这人竟然好像还看得很认真。


  叶修又憋了一会,最后还是忍不住把身子凑过去,小声道,“韩队,你想不想玩点什么?”


  韩文清回过头,看着叶修挑了挑眉毛,“你想玩什么?”


  “有扑克吗?”


  “两个人玩什么扑克?”


  “抽王八!”


  “……”



  

  韩文清把扑克给叶修找了出来,他的脸上有一种微妙的嫌弃,叶修却不在乎这个,他一把把牌塞到韩文清手上和他玩了起来。韩文清从来玩过这么基础的玩法,一下子被叶修连赢了好几把。


  等叶修赢到了第五把的时候,他便问道,“韩队,不如我们来赌点什么。”


  “赌什么?”韩文清一副就知道你会这么要求的样子。


  “等打完这局再说吧。”叶修嘿嘿两声,话却说得含混不清。


  韩文清也不多说,干脆利落地和叶修新开了一局。这次他倒是认真了些,但是最后还是输给了叶修。输了之后韩文清双手环胸,挑眉问道,“说吧,你有什么要求?”


  叶修双眼在这客厅里滴溜溜地转了一圈,突然双眼一亮,立刻跳下沙发把东西拿了过来。“韩队把这个戴上让我拍张照片吧!”他的语气十分兴奋。


  但是等韩文清看清楚叶修手上的东西是什么后,脸色立刻变得铁青,厉声斥责道,“叶修!”


  “哎!”叶修却不怕他这幅样子,他一想想韩文清即将戴上自己手上那玩意后,身子都笑到打跌。“我在呢!韩队,你是自己戴,还是我来帮你戴?”


  韩文清脸色又黑了些。叶修手上赫然是一顶毛茸茸的兔耳发卡,韩文清记得这是他姑姑家的小表妹来他们家玩然后忘在这的。小孩子记性不好,有了新玩具就把旧的忘在了脑后,于是这个兔耳朵就一直扔在了他们家——谁知道这玩意会在这个时候被叶修拿出来当惩罚?!


  韩文清不愿意,叶修却十分兴奋,他欺身上前想要把手上的兔耳朵给韩文清戴上,可韩文清当然不干,抓着叶修的手腕不让他继续动作。但是叶修在这上哪里是这么好打发的人,本来要论力气他肯定是不敌韩文清的,但是这时候凭着一腔热血竟然能和他拼个势均力敌。


  就这样争执间,韩文清整个身子都向后仰倒在沙发上,叶修撑在他身上笑得跟个流氓似的。韩文清虽说是处于下风,但是一时半会也不会纵容叶修就这么在他头上撒野。他们俩闹了一会,叶修感觉到自己的背后都已经出汗了。


  而就在这时,“嘭——”得一声后,有大片的烟花在窗外炸开。


  叶修看着这烟花,忽然怔住。


  从前在他小的时候,他和叶秋过年的时候两个人在家里,冷清到害怕的时候就会跑到外面去放烟花,看着那五彩缤纷的颜色在漆黑的天空中炸开后,哪怕手被冬日的寒风都得红肿,心也会暖和起来。


  而之后,他就算是离家出走了也没有和叶秋断了联系,每到新年的时候,他们总是会在在网上聊几句,陶轩则会在嘉世的门前放烟花,他想出去一起放,陶轩还不让,说担心他伤到手指。


  而此时此刻,叶秋在哪里?在干什么?会不会想他?会不会难过?


  叶修突然发现,他对于家人那些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淡漠的情感,随着这个年节的到来,却渐渐地在他的心中清晰起来。而那些过往与人的怨怼,也已经烟消云散。


  


  韩文清终于抢到了叶修手上的兔子耳朵,他本来还想以牙还牙地给叶修戴上,但是最后却还是没有这么做,抬手就扔到了远处。这动作一做完,他才发现叶修根本就没有太过挣扎,一抬头,却发现撑在他身上的叶修正看着窗户外面不说话,仔细一看,眼睛还有点红。


  “怎么了?”韩文清有点纳闷,他也侧头向窗外看去,恰好又是一朵烟花升空而至,炸裂散落。“想放烟花?”他问道,想放烟花想到哭了?


  “没什么。”叶修说。他直起身子坐到一边,却没再说话。


  韩文清看了他一会,突然站起身往书房走。“你等会。”他说道。没过几分钟,他就从书房里搬出了一个大箱子。叶修凑过去一看,里面竟然全是烟花,大的小的,放置的手拿的,各种各样。


  “这么多?”叶修表示不可思议。


  “我买的。我每年都会买,家里要是来小孩子的话会放,他们都喜欢玩这个。”韩文清看着叶修说道,“你不是想放烟花吗?我陪你下去放。”


  他的语气十分理所当然。而叶修看着他,呼吸一窒,心脏像是被什么塞满了一样。


  


  这大半夜Q市的温度可不是说着玩的,叶修自己的衣服不够厚,最后就裹了一件韩文清的外套。而另外一边,韩文清找了半天也在家里没找到第二双手套,最后决定自己和叶修一人一只。


  “另一只手放在衣服口袋里。”他在走出门洞前嘱咐叶修说,“别冻着了。”


  谁知道叶修摸索了一阵后告诉他,“没找到。”这件大衣也不知道怎么处理的,还真就没有衣兜。韩文清闻言皱起眉头,等一会把箱子放在地上后,他拉过叶修的手揣到了自己的衣服口袋里。


  叶修一愣,反射性就想往回缩,却立刻被韩文清喝止住了。


  “别动。”韩文清皱起了眉头,“这么冷,手冻伤了怎么办?你还有没有一点职业选手的自觉?”


  叶修因为他这句话呕了一口血在喉咙里,反射性就想槽回去,但是最后还是忍住了。


  韩文清先是把一个大盒的烟花放在了雪地上,拿着点火器把烟花的引线点燃,然后就拽着叶修往后退去。再之后,五彩斑斓的颜色将他们头顶上方的漆黑夜空渲染成了独一无二的美丽景色。叶修仰着头看着夜空,脸上的不自觉地露出了笑容,就像是很多年前,他和叶秋在自己家门前的院子里放烟火那样。他拿着火柴把烟花点燃,而叶秋会跟在他后面叫他小心点。而等到烟花在空中炸开后,他们两个就会对着天空傻乐,也不知道在乐些什么。


  但是有时候人就是会这样。也说不出个为什么,但就是想这么干。


  烟火的光时明时暗地映在了叶修的脸上,也让他的笑容变得时明时暗。一边的韩文清看着他的笑容,脸上也忍不住透出些温柔来。但是没过一会,他就收敛了这一丝温柔,转过头不再看叶修。



  哪怕韩文清已经下定了决心把叶修和那个人分开看待,有时候却还是会情不自禁地把这两个人认成同一个人,或许是因为这两个人本来就太过相似,又或者是因为人总是会忍不住想抓住绝境中的最后一条绳子。


  但是无论如何,在梦醒之后,内心只会被更大的悲哀所填满。而那一时的安慰,则更像是一场笑话罢了。


  


  ——待续——

  


  


评论(34)
热度(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