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你这么有种怎么不去霸图门前喊干死韩文清啊?(短打,完)

荣耀位面叶粉视角,短篇已完结。


——正文——



  


  我是一个叶吹,一个活在Q市的叶吹。


  而且如果要按照粉丝歧视链来讲,我还是个活在歧视链最顶端的叶吹。歧视链最顶端也不是那么好活的,你起码需要满足三个条件:荣耀第一区玩家,职业是战斗法师,技术还过得去。我前两个条件都满足,而且技术也还过得去,虽说当然不能和叶神相比,但也是能吊打隔壁家发小一个来回的水平。说句惭愧的,我在我们叶神的粉丝群体中也是有头有脸的。


  其实荣耀最初开服的时候我就买了卡,职业就选了战斗法师。我打小就开始玩游戏,所以上手也快,技术在普通玩家中也是冒尖的,竞技场战绩也是赢多输少。我一直都颇为自傲,直到我那天碰见了一个ID叫【一叶之秋】的账号。


  那人玩得也是战法,我特意看了一眼等级和装备,等级比我还低上一级,装备数值也不及我,当下就放下了心。我摆好了阵势准备进行一次同职业之间的PK,谁知道只过了十几秒,我就被打得躺在了地上。  


  ……这是发生了啥?


  我迷迷糊糊地点了重新开始,那人也点了同意,然后又过了十几秒,我又被打趴下了。


  ……我还就不信这邪了!


  我咬着牙又点了重新开始,结局还是一样。就在我输到第九次还是第十次的时候,对面那个人说话了。


  你还挺执著的呀,他说。他的声音里带着点笑意,像是电流一样穿过耳机让我的耳朵一麻。


  不过今天不行了,我还有事,先下了,拜拜咯。他又说道,然后径直退出了房间。


  我愣在那半天都说不出话,直到有新的玩家进入了竞技场的房间。我定睛一看,哟,还是个战斗法师,等级比我还高上一级。我振作了一下精神,然后把对面那人打了个落花流水。




  后来我就变成了一个叶吹。


  还退了隔壁发小给我拉进去的那个什么【霸气雄图】公会,跑去【嘉王朝】鞠躬尽瘁。


  后来我高三那年,荣耀联盟成立,【嘉王朝】也组了个战队叫嘉世,我看了看嘉世队员名单首位的【一叶之秋】和叶秋,在填大学志愿的时候毅然决然地划掉了Q市心仪已久的大学,靠着一腔热血跑去了H市,然后在那里度过了十分欢脱的四年。H市这地方,玩荣耀的能有九成都是嘉世粉,而我作为叶吹更是当仁不让的嘉世死忠粉,每天和一堆哥们在网吧里碰头,遇见同为嘉世粉的就敬烟,至于其他战队的粉丝,科科,那都是异端。


  但是也有一些不太美好的事,就比如说我们嘉世在连续获得了三年冠军后突然被霸图截了胡。当天直播还在放,我那个已经混进了霸图公会高层的发小就十分嘚瑟地给我发了信息。别的一句话都没多说,就发了一串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黑着脸把他拉黑了。


  


  毕业后我本来是想留在H市,结果被父母硬逼着回了Q市。这Q市可是霸图的主场,玩荣耀的能有九成的都是霸图粉,要知道我们嘉世和霸图可是世仇,这下好了,我连网吧都不敢去了,怕被打。而日常生活中我甚至都不敢说我在玩荣耀,因为这个话题一提起来,对面那人十有八九会再接一句:我特别喜欢霸图!


  我愁啊,我难受啊,我一把一把地掉头发啊!而我这边活得水深火热的,我那个发小却已经混上了【霸气雄图】公会的会长,在游戏里走到哪都有人脱帽示意的那种。


  他们霸图是第四赛季的冠军,为了这事他足足和我嘚瑟了一年,后来不嘚瑟了,是因为冠军被微草战队夺去了。


  科科,活该!


  


  之后的几赛季我们嘉世和他们霸图都没再得过冠军,但是粉丝间的仇不知道怎么得,却还越结越大。我发小在游戏里都不敢随便和我说话,说怕被人发现说他通匪。


  本来这竞技赛场上输赢也只是常事,我也慢慢看开了,谁知道第八赛季一半还没过去,嘉世那边突然放出消息,说叶秋退役了。


  我当天约了发小在楼下大排档喝酒,发小来得晚了点,到的时候我脚底下已经滚了五六个酒瓶子。发小看了我几眼,惊道,不是吧!你这还哭上了?


  我不屑地看了他一眼。这等俗人哪能懂得我心中的悲伤。


  发小挺自然地坐了下来,拿过菜单点了两串烤腰子。等菜的时候就和我说,我们韩队今天心情也不怎么好,大概是因为叶秋也退役了吧,脸色可差了。


  你说谁?


  我们韩队啊,韩文清。


  ……他脸色不好个蛋啊!明明就是巴不得我们叶神退役吧!


  


  叶神退役后,我连打荣耀都变得心不在焉了。而每次看见那个新来的孙翔操控的【一叶之秋】,都有一种自家种的好白菜被猪拱了感觉。


  结果这还没过一个月,发小突然神秘兮兮地给我打电话。


  我和你说个事,你千万不要和别人说呀!


  有屁快放!


  哎你这怎么说话呢……算了,我告诉你啊,十区新出了个玩散人的,ID是君莫笑,我们韩队说是叶秋。


  我挂了电话,懵逼了五分钟,然后就去楼下网吧买了张十区的账号卡。注册进去后我跟踪了君莫笑好几天,看着对方那面对各大公会围剿矫健的身姿,忍不住热泪盈眶。


  这绝壁就是我们叶神啊!!!别说玩散人了!他就是玩牧师我都能认出他!!!


  我拿着小号在十区一路暗搓搓地练级,最后叶神建了公会后赶紧加了进去。大号那边的事情都被我抛到了脑后,我在这个名叫【兴欣公会】的地方孜孜不倦地散发着自己微弱的光和热。


  而大概是因为我太专注于【兴欣公会】的事务了,等我再回过神来时,嘉世已经出局了。


  我这才登陆了大号去看看,结果一点开公会,就看见有人在骂叶秋。说要不是叶秋前期打得那么烂,嘉世怎么会出局!我气不过,上去和这人呛了起来,结果不知道从哪里又冒出了几个人,一同和那个傻逼和我撕,骂我就算了,还骂我们叶神!我气得脸红脖子粗,最后愤恨地关了游戏。关了游戏后我又觉得不忿,又登录上去退了公会。


  我一退出我们那队的队长就来私敲我,说不要太激动啊!大家都是为了嘉世着急啊!互相体谅一下。


  我一边冷笑一边敲键盘。谁他妈的是为了嘉世,我从头到尾都是为了我们叶神。



  我从头到尾都只是个叶吹!


  


  后来我们叶神成立了兴欣战队,一路从挑战赛打上来,最后还打败了嘉世。这个时候,就算是我一直坚信着叶神能赢,也忍不住在电视前留下了眼泪。而挑战赛后,兴欣又一路扶摇直上,直接进了季后赛。


  半决赛的时候兴欣对上了霸图,等到霸图主场的时候我终于有用武之地了,接了公会上层的任务率领我们兴欣的啦啦队进场。我站在客场的人群前,我发小则站在主场的人群前,我们俩遥遥相望的时候,我眼睁睁地看见他阴测测地笑了一下,然后对我晃了晃手上的牌子。


  干死他!


  明晃晃的三个大字。


  我靠!我在心中骂了一句,伸出胳膊给他比了个中指。我一时激动却忘了我现在的领队身份,身后一群人看见了我的动作,纷纷跟着我一起对着发小比了中指。


  发小的身影摇了摇,然后坐下去了。过了一会儿,他用手机给我发了三个字:算你狠!


  我没理他,这厮就是活该!我们叶神能被干吗?!干也是干死韩文清啊!


  


  和霸图的这场比赛打得有些艰辛,最后还进入了加时赛。但是无论如何,兴欣还是胜利了。我在台下,看着叶神和韩文清在台上互相握手,然后又松开,渐渐走远。


  我心下也是颇多感慨。作为第一区的老玩家,对于这两个人都是有着一些不同意味上的尊重的。哪怕我是个叶吹,对于韩文清也有着应有的敬意。


  当然,是在他输给叶神的情况下。


  


  兴欣取得了那个赛季的冠军,我兴高采烈地拉发小出来喝酒炫耀。但是有点奇怪的是,不管我这边怎么炫耀,发小的脸色都有点奇怪。


  最后结账的时候,我发小看着我犹豫了许久,低声凑过来和我说道。我和你说啊……说了你别不信……这次我去战队,听说了点事情……


  什么事?我狐疑地看着他。


  就是叶秋和我们韩队……那个……就是那个……


  诶我去你快点说行不行!


  他们俩在搞对象!


  我一口酒喷在了他的脸上。


  


  你他妈的让我怎么相信这种事啊!


  


  结果也容不得我不信。第十赛季结束没多久,我们叶神就和韩文清在微博上公开出柜了,我这颗心啊,顿时碎成了满地的玻璃渣子。


  结果这次我发小主动来约我喝酒了,我们俩从荣耀刚开服追忆到现在,气氛营造到好得不行。正执手相看泪眼时,发小突然猛地灌了一口酒,深沉道,我们韩队这也算是另一种程度上的干死叶秋了!


  屁!我立刻骂道,明明是我们叶神干死韩文清!


  发小不屑地笑了两下,掏出手机给我看了叶神和韩文清的合照。


  你自己看!他说,你自己看看到底是谁干死谁!


  我看了两眼韩文清胳膊上的肌肉块,再看了看我们家叶神……心底忍不住流下了热泪。但是作为十年叶吹,无论如何也不能输掉气势!


  怎么就不能是干死韩文清了?!我嘴硬道,这种事难道是看体格吗?!


  只见发小科科了两声,不屑地摊手道。你这么有种,怎么不去霸图门前喊干死韩文清啊?


  我想了想韩文清的体格,又想了想他们霸图能一顿饭吃五根大油条的张新杰……愤恨地流下了一地辛酸泪。


  


  ——完——


评论(69)
热度(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