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别那么骄傲(叶修车祸魂穿梗,长篇)



  第二十六章


  


  第二天叶修早上到训练室的时候还是只有张新杰和林敬言他们几个人,相互打了招呼就各自坐下了。叶修刚把电脑打开,就看见张新杰走过来坐到了他旁边,低声说道,“昨天韩队脸色特别不好看。”


  “嗯。”叶修点了点头,一脸的莫名其妙,“发生什么事了?”


  张新杰盯了叶修三秒,微不可察地叹了一口气,想了想,又说道,“你变成正选后和韩队的接触会更多,摩擦也会更多,有什么不适应的可以和我说。”


  和你说……感觉好像用处不大。叶修看着张新杰转身离开的背影时如此想到。这件事到底还是需要他自己去解决的。


  但是哪怕叶修已经下定了决心要找韩文清谈一谈,现实却显然不是那么容易。韩文清似乎并不愿意给他这个机会,在他刻意的回避之下,这一周以来叶修硬是没有找到机会单独遇上韩文清。


  可是就这样让他放弃似乎也太小看了他一点。


  


  周五那天晚上Q市久违地下起了大雨,一改前些日子干燥的空气。韩文清难得开着车开回了别墅,毕竟战队的宿舍也不过就是一个歇脚地,难得有时间也会想着回到私人住所放松一下。他在小区门前刷了门卡,一路畅通无阻地开到了自己家门前。韩文清停好了车正准备下车,动作却猛地一顿。


  他看着门前的灯光下那个身影。叶修就豁开腿蹲在那,姿势并不怎么好看,地上落着一堆烟头。


  门檐外是哗啦啦的大雨。


  韩文清打开车门,拿出伞撑开。他打着伞在门前停住了脚步,叶修听见了声音就抬起了头,等看清楚是他的时候一下子站起了身。他手上还夹着一根抽了一半的烟,韩文清的视线在那根烟上停了一下,叶修立刻像是触电一般将烟扔了出去。韩文清又看了他一会,径直绕过他要开门进屋。叶修哪能让他这么进入,赶忙又挡在了他身前。


  韩文清皱起了眉头。


  “你想干什么?”他问道。


  “我们谈一谈,老韩。”叶修说。


  “我们有什么好谈的。”韩文清嘲讽道,他看着叶修站在他面前的样子,心下顿时一股无名火起,立刻沉下脸怒喝道,“让开!”


  叶修咬着牙,脚底下却像是生了根一样,硬是不动弹。


  韩文清深吸了一口气,让胸腔中翻涌的怒火平息了一点。他铁青着脸问道,“你到底想怎样?”


  “我想和你解释一下,”叶修看他一松口,连忙说道。但是韩文清的眼神太过炙热,倒是弄得他的视线有些游移,“我不是没想过告诉你!但是既然我重来一次,就想着能有一个新的开始……“


  “新的开始,”韩文清打断了他的话,“完全没有我的新开始是吗?听起来不错啊。”


  “韩文清!”叶修被他的语气激到了,皱着眉头上去拉住了他的袖子,“你能不能听我好好说话!”


  “好好说话?”谁知道韩文清的反应却比他还大,“你告诉苏沐橙的时候怎么就想不起来和我好好说话?!”


  叶修一时无言,他沉默了一会,才又辩解道,“不是我告诉沐橙的,是她当时先在全明星的时候自己认出来的,然后我才……”


  “所以说,这还是我的错了是吧。”韩文清的眼神更凉了几分。



  叶修被他的逻辑弄得哭笑不得,抬手抓了抓头发,一脸卧槽。他平静了一下心神,才又说道,“你和沐橙一个小姑娘较什么劲?她当时自杀了你知道吗?我要是不和她承认,她到底能做出来什么事谁能保证?!她平时看着活泼开朗的,表带底下的手腕全是血痕你能想象吗?!老韩,不是我说,你和她真的不一样……”


  他的声音渐渐消逝在了淅沥沥雨声中。


  韩文清看着叶修,眼神一点一点地黯淡了下去。


  他忍不住闭上了双眼,一片漆黑中,那股身在噩梦中的绝望感就好像又缠绕了上来,密密麻麻的,蚀骨扒皮。


  那个人就躺在那里,浑身是血。他则站在远处,无法靠近。




  “……你以为,我就没想过死吗?”他轻声说道,“你以为我就那么坚强,一个人也能活得好好的是吧?”他睁开眼睛,却没看叶修的反应,“我告诉你,这次全明星的时候,我站在台上的时候脑子里想得全都是为什么剩下的是我,为什么死的那个人不是我。我也想过要是我代替你死了就好了,但是又忍不住会想如果剩下的是你,这种痛苦又让你去承担该怎么办。但是我现在才知道我真是想多了——”


  “——你不会难过的,”韩文清抬起手抚上了叶修的脸颊,他的手掌凉的像是冰一样,“你一定不会像我这样难过的,叶修——我也不管你究竟叫什么了,就这么称呼你好了。叶修,就算我拜托你,离我远一点吧,我一遇到你的事情脑子就不够用,从很久以前就是这样。”


  “我真的累了,叶修,你也知道职业选手的寿命就只有那么长,我今年27岁了,我想在职业生涯最后的几年专心致志地打比赛,而不是为了其他的事情费劲了心神。”韩文清的指尖有些留恋地拭去了叶修脸上的水滴,也不知道是雨水还是什么,“你一定能明白我的。”


  他的声音平和地不带一丝波折。



  叶修看着他,嘴唇哆嗦着却说不出一句话。他一言不发地看着韩文清绕过他拉开门走了进去,然后“砰——”的一声,门在他的眼前关上了。


  伴随着这声闷响,叶修的身体突然开始剧烈地颤抖了起来,他抱着胳膊慢慢地蹲了下去,把头埋进了膝盖里,肩膀也开始轻微地耸动。大概过了五分钟吧,他撑着腿站起身,用通红的眼睛深深地看了一眼门,然后,也不管这漫天的雨,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霸图的人大多数都是Q市本地人,就算是假期时分想见面也很容易。但是聚餐也总归是要寻个由头的,于是在叶修出道发布会的前一天,由白言飞组织的,名头为“庆祝叶修成为正选”的饭局轰轰烈烈地展开了。


  这次参加的人就只有霸图的几位现役正选,地点就设在了霸图俱乐部旁边。叶修三人收拾完网游里的事就匆匆忙忙地赶过去,到了一看竟然就剩下他们三个没到了。


  “我去你们也太慢了!”白言飞一看见三人就说道,“不行不行,这得罚酒吧!”剩下几人也纷纷起哄似的倒了三杯啤酒。张新杰和林敬言都一边道着歉一边喝光,但是这种爽快的行为到了叶修这却停下了。


  “小叶啊,你这就不敞亮了。”白言飞循循善诱,“就一杯啤酒,有什么不能喝的。”


  “真不是我不给面子,”叶修则是苦笑,“我要是喝了就真得找人把我抬回家了。”


  叶修原来酒量就极差,就算是穿越后也不过就是渣和渣渣的区别,这一杯下去别人感觉没什么,但是叶修却对自己的酒量有数。白言飞看他不干,还想再劝,结果这时,一边一直冷眼旁观的韩文清却突然说话了。


  “言飞,叶修还没成年,你收敛点,”韩文清沉下脸,“还有,酒精麻痹神经,身为职业选手你也自觉点!”


  韩文清一出马自然是没人敢不听的,于是劝酒行为也就到此为止,霸图的其余人原本还想敞开了喝,见此情景也不约而同地夹了尾巴。他们边吃边聊,这一顿饭吃到了七点多才散。


  吃过饭之后他们一群人在街上溜达,到了霸图门前挨个和韩文清道别分开。他们之间只有韩文清是日常住在俱乐部里的,其他人基本都会回家住。人一个一个道了别,叶修则到了最后一个才磨磨蹭蹭地靠了上去。


  “韩队……”他站在韩文清面前,欲言又止。


  谁知道韩文清却像是没看出他的犹豫一般,以一种公事公办的口气嘱咐道,“明天晚上有发布会,回去好好准备。”


  “……是,”叶修应声,之后却又有些踌躇,“那,我就先走了……”


  “走吧。”韩文清说,他皱着眉头看着叶修向马路对面走去。叶修他的步伐有些摇摇晃晃的,看起来有些心不在焉。韩文清的瞳孔微微瑟缩了一下,突然有什么在他的脑内中悄然重合。


  而下一秒,那个隐藏在脑海深处的景象就变成了现实。


  就像是电影中的镜头一样,一辆卡车飞驰而来,耳边的车辆轰鸣声不绝于耳。这辆车像是没有刹车一样对着叶修疾冲而上,然后——


  “砰——!”


  那道声音震人发聩。叶修的身体被这辆卡车瞬间弹出去好远,漫天的血花四散纷飞。


  “喂喂!出车祸了!”


  “快打120 !”


  “你还好吗?能听到声音吗?!”


  “……”


  原本分散在街上的人纷纷朝肇事地点跑了过去,不一会就把叶修所在的位置围了个水泄不通。而韩文清却站马路的另外一边,他瞪大眼睛一动不动地站在那,脸上是一片空洞与茫然。


  


  ——待续——


  


评论(221)
热度(6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