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别那么骄傲(叶修车祸魂穿梗,长篇)



  第二十七章


  


  怎么办?


  该怎么办?  


  他该怎么办?


  韩文清站在那,脚想向前迈出去,却连迈出一步都做不到。他的腿部开始打战,剧烈的战栗让整个人都有些站不稳,于是他有些虚弱地蹲了下去,但是在手掌碰到砂砾的那一刻,膝盖突然一软。他猝不及防地跌坐在地,脸上是一片始料未及的茫然。


  这是发生了什么?韩文清有些茫然地想。怎么好像是在做梦一样?


  过去和现实的影子交织在一起,让他一时之间竟然分不清虚实。那边人声鼎沸,但是他的脑海中却是一片寂静与空白。


  


  等张新杰得到消息赶到医院的时候就看见韩文清坐在急诊室门前的椅子上,他双腿岔开,手肘抵在膝盖上撑着头,腰部向前佝偻着,不知道在想什么。张新杰看了看急诊室里亮着的灯,又看了看韩文清,最后还是向韩文清走了过去。


  “韩队,”他问道,“情形我大概明白了,但是叶修具体是怎么发生车祸的?”他们才分开多久啊,怎么就这么一会的功夫就变成这样了?


  谁知道韩文清抬头看了他一眼,那双空洞的眼睛让张新杰整个心脏都开始下沉。“是我的错……”他听见韩文清说。韩文清说完就又把脸埋进了手掌里,“都是我的错……”


  你的错?还能是你开车把叶修撞得吗?张新杰皱起了眉头,还想再问,一边急诊室的门却突然打开,医护人员推着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叶修走了出来。见此情景,他连忙撇下了状态未明的韩文清,凑过去问道,“医生,请问病人的情况怎么样?”


  “手术很成功,”医生回答道,“但是病人醒来还需要一些时间,这几天最好能有人陪床照料。”


  “好的,我明白了。”张新杰点点头,转身就看见韩文清还维持着那副状态,浑身上下都包裹着一层疏离感,像是要把自己和整个世界都隔绝起来。张新杰叹了口气,走过去弯下腰,拍了拍韩文清的肩膀,“韩队,您听到了吗?叶修的手术很成功。”


  韩文清闻言一下子抬起头,双眼仍然是空洞的,但是深处却已经开始出现了光点。他的嘴唇动了动,像是有些不敢置信地问道,“手术……很成功?”


  “对,手术很成功。”张新杰连忙肯定,然后再接再厉地说了下去,“韩队,我现在去警局问问情况,看看肇事者抓没抓到。之后我还有事,因为叶修现在出事了,明天的出道发布会肯定不能如约举行,我还要去处理这些事,所以现在还要麻烦您照顾他。但是叶修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所以可能几天都需要您来照顾一下,不过我已经和言飞他们通过电话了,他们很快就会到。您可以吗?”


  “我可以。”韩文清这才像是又恢复到了正常的状态一般。他直接站起身子向叶修走去,“我来照顾他,我可以的。”


  他一直这么念叨着,直到病床被推进了病房。医护人员挂了点滴又观察了一下情况后就退了出去,病房里很快就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病房的隔音很好,把外界的嘈杂全都阻隔在外,空气里都透着安静。窗户外面是一望无际的夜空,黑暗像是没有尽头一样。


  韩文清呆呆地看着叶修的手,那只手上还有些擦伤的痕迹,伤口已经结痂了,在惨白的灯光下显得暗红而狰狞。他看了一会,突然小心翼翼地伸出手,触碰到了叶修的指尖,那细腻而具有实感的触觉让他忍不住向后瑟缩了一下,但是下一秒,却又坚定地重新触碰上去,然后一点一点地往上,最后,十指交握。


  韩文清一点一点地收紧手指,看着那细腻莹润的手毫无生气地耷拉在他的掌心。但是哪怕此时此刻还是毫无生气的,韩文清却还是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胸腔里开始了跳动。一下一下的,血液又开始向身体四处流淌。


  他看着那只手怔愣了许久,突然的,却又低声笑了起来,笑声中全都是苦涩,声音不大,听起来却是撕心裂肺的,好半天,才又停止。


  “你赢了,叶修,”他看着叶修像是沉睡一般的脸,缓缓说道,“对上我你总是赢的那个。”


  无论是什么都是这样,PK也好,比赛也好,又或者是在这场人生的游戏中也好。他的骄傲总是在这个人面前破碎得一塌糊涂。


  韩文清吸了吸鼻子,眼底又有了些泪意。他突然就想起来大概是某年的愚人节吧,零点一过苏沐橙的QQ突然给他发消息,说叶秋得癌症入院了,当时他的心跳都差点跳停。半夜收拾了东西往机场赶,结果进了安检后却接到了这个人的电话,通过话筒声音大大咧咧地和他说,老韩,我听你们队队员说你以为我得癌了半夜往这边赶?我说你能不能看看日期啊!四月一日是愚人节你还记得吗?我驴你的!


  他当时气得半死,但是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或许就算是当时那么生气,他脑海中最深处所想的,还是这不是真的,真是太好了。


  人就是这么贱,得不到的就越想要得到,他对你若即若离就越想要抓在手中。本来还下定了决心说要放弃,可一旦有个什么风吹草动就会义无反顾地跑回来。


  但是就算是这样也好。


  韩文清痛苦地闭上眼睛。


  那种好像是世界都一下子崩塌的感觉,他真的不想再来一次了。


  


  霸图的队员们接到消息后很快就接二连三地赶到了医院,他们本来是准备轮班守夜的,岂料却被韩文清拒绝。韩文清一个人睁着眼睛守了叶修一晚上,直到第二天清晨才在众人的劝阻中昏昏沉沉地睡过去。


  第二天的出道发布会临时终止,叶修出车祸的消息也很快就传了出去。苏沐橙在得到消息的第二天就坐飞机赶了过来,但是谁都没想到,同行的竟然还有陶轩。


  苏沐橙一打开病房的门就哭了出来,她连椅子都没看,直接奔到叶修的病床旁蹲了下去,手指扒着床沿,脸只有眼睛露在了床上。她光是看着叶修眼泪就是止不住地流,最后实在忍不住了就把眼睛抵在床边上,让布料把泪水吸进去。


  有霸图的队员看不下去这位联盟女神哭得梨花带雨的样子,连忙掏出了张纸巾递给她。谁知道苏沐橙却挥了挥手示意自己不要,眼睛却还是抵在床沿上,嘴里抽噎地说道,“我没哭,没事,他说不定一会就醒了呢,他说了不想看我哭的……”


  苏沐橙身后,陶轩在看见叶修的瞬间板起了脸。但是与苏沐橙不同的是,他的注意力随后却放在了韩文清身上。



  韩文清受不了病房中的氛围,抬步走出了病房。他把身体靠在了病房外的墙上,结果没过几秒,陶轩也走了出来。


  “你好,韩队长。”他说道。


  韩文清点了点头,“陶老板。”都已经这么多年了,嘉世的老板陶轩他当然认识,但是这么多年来这人向他打招呼还是第一次,这让韩文清不由得有些困惑。


  “有什么事吗?”他问道。


  陶轩笑了笑,他的笑容中带有着一股商人特有的圆滑。“我想来和你讨论一下有关于叶修转会的事宜。”


  此言一出,韩文清的眼神立刻变得凌厉起来,也站直了身体。他本就比陶轩要高一些,更别说他本人气质就十分具有压迫感,这么气场全开的一下正常人都得腿软。韩文清紧紧地盯着陶轩,皱着眉说道,“我已经拒绝过了。”


  “那是以前,”陶轩面色不改,依然带着点笑意,“现在人就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韩队长,你难道没有改变主意吗?”


  “我不会改变主意。”韩文清说得斩钉截铁,“叶修就是霸图的人,你让他转到哪里去?”


  谁知道陶轩听了他这句话,却好像是听到了一个笑话一样。“霸图的人?你说谁是霸图的人?叶修?”他说到这还笑了一下,像是忍俊不禁似的,“韩队长,我们明人不说暗话,叶修是谁我想你也应该知道了。钱的问题我们再谈,我话就放在这,无论什么时候,嘉世永远都有他的一个位置。”


  “嘉世永远都有他的一个位置?”韩文清的怒火一下子被这句话点燃,他逼近了陶轩一步,脸色变得铁青,“你以为你能骗得了谁?叶修那晚究竟是为什么从嘉世浑浑噩噩地走出去发生车祸难道你心里不知道吗?!”



  叶修那晚究竟为什么从嘉世走出去?这个问题在网上也是众说纷坛。但是身在圈内,所能得到的资讯自然不是网友们可以比拟的。孙翔战法用得那么流畅,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因为临时突发事件硬被推上位的狂剑新人,再联系到出事时间是转会窗口关闭的后一天,以及以前一直以来流传已久的,嘉世对于叶秋的排挤,有一个十分不可思议但是又似乎在情理之中的推论由此而生:嘉世一早就想踹了叶秋让孙翔接任一叶之秋,而叶秋那天晚上则是被嘉世逼走的。


  这条推论本来只是条八卦,但是最后却在楚云秀那里被证实。当时苏沐橙一腔怨怼地认为是嘉世害死了叶秋,话里话外虽然没明说,却也把状况和楚云秀透了个遍。


  韩文清本来以为陶轩多少会露出一丝内疚的,谁知道这人却十分坦然。


  “我知道,所以我后悔了。”他平静地说道。


  就像是蓄满了力气的拳头打在了一墙棉花上一样,韩文清的脸上忍不住露出了一丝错愕。但是紧接着,陶轩接下来的话立刻让他如坠冰窟。


  “但是就这件事上,韩文清队长,你以为我们有什么不同吗?”


  


  ——待续——



  


评论(91)
热度(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