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别那么骄傲(叶修车祸魂穿梗,正文已完结)


  番外 一(上)


  


  “就快到了。”


  叶秋一边开着车一边对坐在副驾驶上的韩文清示意道。这小区入口处的警卫森严,认出了叶秋才放行。之后他们又开车向里面驶去,一路上漫天的绿色掩盖着青砖点点,看起来倒是颇有一番情调。


  第九赛季清明节时联盟又给选手们放了假,于是在叶秋的邀请下,叶修和韩文清便踏上了飞往B市的飞机。


  “前面左转就是,喏,就是前面那栋,”叶秋一边对韩文清示意一边侧头对坐在后座上的叶修笑道,“哥,你还记得路吗?”


  “……记得。”叶修点了点头,多的话却一句都没有了。他心里忐忑,表情上却愈发冷静。叶修在心中一算,自己这也是有十一年多没回家了,“近乡情怯”这一特征可算是在这一刻完完全全地体现了出来。


  叶修看着眼前陌生却又熟悉的景色,眸色黯淡。


  韩文清通过后视镜看着他的表情,嘴唇动了动却又欲言又止。


  


  小区里的别墅都带了围栏和小花园,来来回回地还经常能看见保安巡视。说起来这地方可不便宜,能在这寸土寸金的地方搞一个别墅出来怎么说也是非富即贵。叶秋把车子停在了院子里,一马当先地向屋子里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喊道,“妈?爸!哥哥回来了!”


  屋子里的骚动屋外也听得分明。叶修握住了门把手,可是却突然使不上力气,只能坐在车里沉默。他这边正纠结着,韩文清倒是已经颇为干净利落地下车了。他看着叶修蹲在车里不下来,直接把车门从外面拉开了。叶修没想到半路还能杀出个程咬金,眨巴着眼睛有点愣神。


  “下车。”韩文清对着叶修干净利落地说道。


  “……哎,行行行……”叶修投降了。他有些别扭地下车站好后又有些别扭地整了整衣服。他正纠结着,突然听见不远处有个女声冒了出来。


  “是小修吗?”


  她的声音里还带着些哭腔和颤抖。叶修动作一僵,抬眼望过去就看见自己的妈妈正系着围裙站在台阶上,发丝微乱,和他印象中的母亲相比却带上了一丝烟火气。而此外的,也老了许多。


  十多年过去了,人总是会老的。叶修心里一涩,却又立刻安慰自己。


  “……小修?”叶妈妈就站在台阶上,看见叶修也不说话,便又叫了一遍,语气中更添了一些惶恐和害怕。她脚尖动了动,却不敢往前迈,像是生怕不远处的那个人就是个幻影,她往前一走,就什么都没了。


  叶修被她喊得心下又涩又软,嘴一扁声音里也带上了哭腔。


  “妈。”他叫道。


  他这边话音刚落那边的眼泪就流了下来。叶妈妈也管不了自己脚上还穿着拖鞋,直接冲着叶修走了过来,揽住了叶修的脖子泣声道:“你怎么就一声不吭地走了呢?妈妈还以为你不要妈妈了……”


  她的鬓发正压在叶修的胸膛前,他一低头都能闻见那其中的茉莉香味,这大概也是他童年中对于母亲的关于气味的最深刻的回忆。叶修鼻子一酸,伸出手臂把人搂得紧了些,却没说话。


  他还能说些什么呢?所有的语言在过去面前都显得如此苍白。


  气氛一时有些凝重,韩文清站在他们两人身后却不好插话,最后还是叶秋走过来打破了这份凝重。


  “都站在这干什么?走走走,都进去再说!”他说着又拍了拍叶妈妈的肩膀,隐含安慰。叶妈妈从叶修的怀里抬起身子,吸了吸鼻子,眼睛也有些红肿。到底还是不适应这么失礼的行为,她连忙又整了整头发让自己看上去能妥帖一些。但动作一晃她就看见了站在叶修身后的韩文清,动作不由得一顿。


  韩文清也注意到了她的视线,冷不丁地,倒是有些紧张。岂料叶妈妈只不过是一顿,转眼就又带上了笑容。


  “您就是韩文清先生吧,”她笑着说道,语气里全是真挚,“我们家小修多亏了您一直照顾了。”


  “您客气了。”韩文清连忙说道。他的语气不急不缓,听上去就是一派沉稳,倒是让叶妈妈多了几分满意。


  老实说,离家出走多年的儿子带着男人回家……这任谁遇上都得别扭。但是在经历了生死后叶妈妈反正是想开了,旁的事又能怎么样呢?人还在就好了。


  


  叶爸爸本来还躲在门后偷看几人的动作,看见他们往屋里走连忙坐到沙发上拿起报纸,摆出一种“天塌了干我屁事”的架势来。叶妈妈一进来就又钻进厨房忙活了,叶秋也跟进厨房去帮忙倒水。叶爸爸本来以为叶修怎么说都能主动和他打个招呼什么的,谁知道耳边自己那个不孝子和那个男人嘀嘀咕咕半天,最后竟然准备回房间?!


  这像话吗?!


  于是叶爸爸“啪”得一声把报纸打在茶几上,对着叶修怒目而视,“你给我过来!”


  叶修:“……”


  他左右看了看,最后确定这肯定是喊他。又想了想,叶修才试探性地回答道,“……我不?”


  “……!”叶爸爸立刻觉得自己的怒火又燃了三丈高。这么多年下来这臭小子气人的功夫倒是一点都没减啊!他怒气冲冲地站起来,大步朝着叶修走了过来,“你!”谁知道走了一半,突然被人拦了下来。


  韩文清挡在了他们俩中间。


  “叶……伯父,”他说道,“您冷静一下。”


  韩文清的气势迫人,可是这气势吓吓联盟里的一群小孩就算了,叶爸爸却不怕他。他看着这一米八几的大个子挡在他面前,冷笑道,“让我冷静一下?你算老几啊?”


  “应该算老大吧,”谁知道韩文清面色不改地回答道,“毕竟我父母就生了我一个。”


  哦草!


  叶秋刚端着水从厨房里出来就听见了这句话,瞬间就惊得下巴都掉了。他这一阵子和韩文清交集也不少,大概也清楚这位霸图队长也不是什么常人。两尊大佛打架,他这种普通人也只能缩在一边看热闹吧。这么一想他就心安理得了,站在客厅边缘竭力减少着存在感。


  叶爸爸没想到他能这么回答,又生气又好笑。但他总归在机关干了多年,语言文字游戏知道的只会比别人多不会比别人少。于是刚刚的事也就被他当成逻辑失误,干脆又换了个方法问道,“我和我儿子说话,和你有什么关系?”


  “我是叶修的男朋友。”韩文清依然面不改色,“而且伯父,从法律上来说您和叶修现在没有丝毫关系,您无权对他采取暴力手段。”


  ……我他娘的什么时候要对他采取暴力手段了!叶爸爸被气得都快笑出来了,只能强咬着牙冷声怒道,“法律个屁!你问问你身后那个臭小子承不承认我是他老子?!”


  


  ——待续——


  


评论(69)
热度(643)